沃森生物再次贱卖资产为哪般?最可能是这4种原因

上周沃森生物公告,以11.4亿的价格出售从事HPV疫苗业务的子公司上海泽润32.6%的股权,而且从公司过去的经营决策来看,类似的事件已经数次发生。让投资者不由得不浮想联翩,面对公众的质疑和证监会的问询,管理层的解释似乎也是避重就轻,让人无法信服。虽然最新的声明中已经取消该交易,但个种的原因还是值得挖掘来作为警示。这里,希财君也给各位列出几个可能的原因。

中国银行信用卡逾期可以协商分期还款吗?

是利益输送吗

1. 2012年9月,沃森斥巨资收购停产亏损血液制品企业河北大安制药,经营还未好转便在2014年和2016年分两次卖掉全部股权,一买一卖没有赚到任何钱,18年的对赌协议没达标还赔了钱。博晖创新接盘后,今年上半年血制品收入增长16%。

2. 2013年到2015年期间收购抗体药公司嘉和生物做单抗,然而持有不到4年就在2018年6月又将其卖掉,高瓴资本接盘后将其分拆上市。

3. 2013年7月开始,沃森生物以3亿元收购山东实杰100%股权,后又相继收购宁波普诺、圣泰(莆田)和重庆倍宁三家公司100%股权,最终都装入了山东实杰。不到3年时间内在山东实杰投入超过11亿,后来山东实杰被迫从新三板退市,只收回了不到7亿。

4. 2013年收购的疫苗公司泽润生物,如今新产品即将上市,出让股权时其估值仅仅为35亿,万泰生物等同类公司市值高达数百亿。

5. 山东实杰和河北大安收购案中,都出现了一个叫苏忠海的人,均在收购案发生前低价买进股权,然后以数十倍高价卖给沃森。而嘉和生物的接盘方高瓴资本,这一次也同样出现在上海泽润的大股东名单中。是巧合还是另有原因,大家自己评判。

是套现离场吗

数据显示,董事长李云春在2018年底至2019年3月间,累计减持套现超5亿元,目前在沃森的持股比例已经降至3.13%。曾经的第一大股东刘俊辉,今年上半年合计减持24次,套现约4.2亿,之后拿出3亿参加了另一家疫苗公司康泰生物的定向增发。既然公司的高管和大股东都拼命的套现去投资竞争对手,贱卖子公司股权套现也就算不上什么大事了。

是修饰财务报表吗

沃森生物在今年前三季度实现营业收入约为15.7亿元,同比增长96.46%;对应实现归属净利润约为4.35亿元,同比上涨261.79%,并没有任何经营业绩压力。但是,根据2018年股票期权激励计划,要拿到激励今年的归属净利润最少要达到10.58亿元,而前三季度只有4.35亿元,那么卖出仍处于亏损状态的上海泽润股权,就成了一个可行的办法。

是剥离不良资产吗

根据董事长李云春的回应,转让股权既可以引入实力强大的战略投资者,给上海泽润创造独立发展的空间;又可以剥离亏损业务回笼资金,从而集中精力研发新冠疫苗、腺病毒载体等新领域。听上去也有一定的道理,但投资者似乎并不买账。

总的来说,考虑到公司过去的黑历史,即使本次交易没有猫腻,也会产生较强的负面影响。而且当前估值仍旧过于乐观,泽润的HPV研发落后国内同行2年左右,投资者最好不要抱有侥幸心理,如果确实看好疫苗行业,不妨先考虑同类优秀公司。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